当前位置: 欧宝体育 > 欧宝体育app下载 > >

作曲家撈仔寧夏采風 為電視劇寫出八十多段特色配樂

时间:2021-04-10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幹沙灘上花不開,想喊雲彩落下來。喊了一年又一年,喊了一年又一年。喊得喲,日日落塵埃 粗糲、開闊、真誠,一如那片廣袤深厚的西北大地,電視劇《山海情》中,片尾曲《花兒一

  “幹沙灘上花不開,想喊雲彩落下來。喊了一年又一年,喊了一年又一年。喊得喲,日日落塵埃……”

  粗糲、開闊、真誠,一如那片廣袤深厚的西北大地,電視劇《山海情》中,片尾曲《花兒一唱天下春》是一個記憶點。包括這首歌曲在內,在這部跨越地域、見證歷史的影視作品裏,音樂如涌動的浪潮,鋪墊著一個時代的底色,這些旋律,出自著名音樂製作人撈仔(吳立群)之手。

  相較于其他長篇累牘的電視劇,《山海情》集數不多,但配樂立體而豐富,撈仔為此創作的音樂多達二十余首、八十多段。青海、寧夏地區,“花兒”傳唱不息。撈仔很熟悉這些鮮活質樸的民歌,此前為張藝謀的電影《一秒鐘》配樂時,他用到的正是從青海花兒中採擷的靈感。《山海情》的故事發生在寧夏,接到這次創作邀約後,撈仔很快想起的也是當地的花兒音樂。

  “孔笙導演希望,這部電視劇在音樂上也能突出當地元素。”為此,撈仔專程前去采風,收集花兒和山歌素材,也聽取了很多專家的建議。“西海固的音樂和語言,與寧夏其他地方還不太一樣,更接近陜北一帶。”演唱《花兒一唱天下春》時,歌唱家雷佳特地帶著些當地口音。“我們之前也錄過普通話版本,差點兒意思。民歌來自方言,還是得用方言才能唱出那種味道。”於是,撈仔特地請本劇的民族音樂顧問、寧夏花兒傳承人馬得榮用方言讀了歌詞。而考慮到觀眾的接受程度等種種因素,最終,歌曲呈現取了相對折中的效果,“像當地人在説普通話”,直白又親切。

  “寧夏地區的音樂,最大的特點是‘人聲’。”在國人的印象裏,西北是特色鮮明的土地,但嚴格來説,這裡並沒有一件極其具有代表性的樂器,“蒙古族有馬頭琴,藏族有弦子,我覺得這裡真正的音樂特點,在於旋律和音調。另外,《山海情》雖然跨的年代相對長遠,但畢竟還是現代戲。”因此在配樂時,撈仔沒有執著於色彩迸現的民族樂器,而是多以管弦樂織就。在描繪福建的開放與發展時,撈仔採用了大量現代元素,比如在元件廠的流水線上,電子風的緊張節奏配合著女工們爭分奪秒的速度,充滿了現代社會高效的科技感——西北與東南、山與海的對比張力在音樂中拉滿,時代的波瀾壯闊盡顯無余。

  《山海情》的配樂準備,乃至整部電視劇的拍攝製作過程,時間都相當緊湊。從去年7月底開機到不久前播出,在撈仔看來稱得上“奇跡”般的速度。後期製作階段,他曾看過許多片段,但這不妨礙他每天依然準時追劇。“現在才有機會看完整的成片。”撈仔常常被感動甚至落淚。在寧夏采風時,他訪問閩寧鎮,鎮上漂亮整潔,完全無法讓人聯想起曾銘刻在這片土地深處的“貧窮”二字。“我有幾位朋友是海原人。”海原縣就處於西海固地區,那裏的乾旱、窮苦,撈仔一直都有耳聞,他亦深知吊莊移民的艱辛。聚焦于這些故事的《山海情》,也因它的真實厚重得到了觀眾的肯定。

  早年間,撈仔以吉他手的身份聞名,與唐朝樂隊的老五並稱“南撈仔、北老五”。轉型製作人後,也多是因為相對通俗的音樂被大家熟知,比如《天葬》《夢的眼睛》等流行歌曲的作曲編配,《少年天子》《可可西裏》《解救吾先生》《歡樂頌》等大量影視作品的配樂,以及《跨界歌王》等綜藝節目的音樂總監。而在2018年,中央歌劇院獻禮改革開放40週年的原創歌劇《命運》登臺,擔起沉甸甸的作曲一職的,也是撈仔。

  撈仔的轉型,其實很早就已經開始。2003年和2005年,他為電視劇《浪漫的事》《家有九鳳》配樂,作品反響很好,但“寫完之後,我覺得自己‘沒電’了,不夠用了,再提高很費勁。”撈仔意識到,自己步入瓶頸,到了該繼續學習的時候。他先求教于一位中央音樂學院的博士,從2011年起的三年內,又師從國內交響樂大師羅忠鎔。“我的很多疑惑得以解開。以前每當聽到好的影視配樂,尤其是一些歐美的影視配樂時,我總會有疑問,他們到底是怎麼寫出來的。”作為學生的撈仔,總是帶著問題去上課。從流行音樂中積累的經驗加上古典音樂的理論,為他打開了新的大門。

  中央歌劇院的《命運》是撈仔的第一部歌劇作品。“影視劇畢竟屬於導演,配樂要在滿足導演的情況下找到自己的個性。”相比較之下,歌劇給予了作曲家足夠揮灑的空間,也帶來了相應的巨大的壓力,“歌劇的時長一般在兩個小時左右,要駕馭大的曲式結構,也要關注文學、戲劇等方方面面。”不過,經過了一部部影視配樂的磨礪,關於“戲劇、旋律和歌曲的合唱性”,撈仔有獨特的過人之處,因此當創作時間緊張的《命運》發來邀請時,他“不怵”地接下了,“作曲家的夢想,就是寫自己的歌劇。完成一部歌劇,對作曲家的提升是巨大的。”《命運》之後,撈仔又為中央歌劇院的《道路》、河南省歌舞演藝集團的《銀杏樹下》譜曲,目前,中央歌劇院“奮鬥三部曲”的最後一部《奮鬥》也已經提上日程。

  在歌劇與影視配樂、流行歌曲之間,在所謂的古典與通俗之間,撈仔一直在不停穿梭,從不設限,從不止步。